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17-01
13

2016,总算给自己一个交代

 

    这一年不知道跑了多少趟西部快速路,再次去看父亲时,天空很晴朗,车速不快,一路上有些失落,这两年走父亲丢了好几次,进了好几次医院住院,从开始还是满怀希望,带他去医大看病,觉得不管花多少钱都要看好病,直到现在。每次他的身体情况都是越来越差,每次我心中的希望就越来越小。

 

    这次好歹算安稳了半年,就在想父亲才不到60岁,就糊涂得厉害,这后半辈子该怎么办,同时也感觉到自己肩上的负担越来越重,加上父亲每月3000-4000元的费用,我公司今年效益又很差,内心不觉埋怨起他,年轻的时候一直不管家,也很少管我。我大多印象还是停留在我很小时候,那时他带我去南湖公园玩。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,年轻的时候玩也玩了,混也混了。到老了却留下除了自己的儿子,没一个人会关心了。

 

    可每当我看过他之后,和他下楼,看他送我,他很少再说话,就是站在院子里目送我离开,每次都是一样的场景,这时我就觉得什么都值了。我不管他,谁还能管他?只要他健健康康,安安稳稳的过好晚年,其他的都不重要了。就好象他当年在南湖教我游泳,看我在橡皮板上不肯下来,他跟我说:喝几口水就学会了,男孩子,要坚强点。同时,我又好像有看见南湖,天空蓝蓝,空中的风筝飞得越高越远。

 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三十岁 追梦人

分类:生活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