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05-11
23

《且听风吟》节选

      曾有过人人都试图冷静地生活的年代。

      高中快毕业时,我决心把内心所想的事项只说出一半。起因我忘记了,总之好几年时间里我始终秉持这一念头,并且有一天我发现自己果真成了仅说一半话的人。

      我并不知道这同冷静有何关系。但如果将一年到头都得除霜的旧式冰箱称为冷静的话,那么我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由此之故,我用啤酒和香烟把即将在时间的积水潭中昏昏欲睡的意识踢打起来,同时续写这篇文字。我洗了不知多少次热水淋浴,一天刮两回胡须,周而复始地听旧唱片。此时此刻,落后于时代的彼得、波罗和玛丽就在我背后唱道:

      “再也无须前思后想,一切岂非已然过往。”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生活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