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05-10
24

呼唤 (始于2002年九月——)

      我满满一脑袋想写的东西,像个莫名其妙的仓库似的,各种各样的图像和场景,断断续续的话语,男男女女的身影——它们在我脑袋里时,全是活灵活现,闪闪生辉,我听见它们喝令我‘写下来’,而我也觉得能产生美妙的故事,能达到一个新的境地。可是,一旦对着桌子写成文字,我就知道那宝贵的东西已经荡然无存。水晶没有结晶,而作为石头寿终正寝了,自己也因此很气馁,零零散散的文字写过又毁掉,再写再丢掉……周而复始,终究还是在一个原点上徘徊的我。

      由此明白,自己需要一步完整的小说。亲手写成的,无论有多艰难,即便痛苦,也要坚持下去——直到完成。也好让自己离开这个原点,犹如磁石一样的鬼地方。

      而今要写的故事,一部分曾是我几年打算过的。只是那时的我,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。自食其果,这些年来一直困在这个线蚯蚓宇宙里。若想从中脱身,只能再做一次象征性的梦。因人而异,解梦的办法不止一种,而我能做的只是用笔来把它加以叙述。

      当然,再提笔时也可能远不如当初那般行云流水,但我想只要我现在始终保持事事留心的好学态度,事情就会有转变,即便衰老也算不上什么痛苦。这是就一般情况而言。

      二十岁刚过,我就一直尽可能采取这样的生活态度,因此不知多少次被人重创,遭人欺骗,给人误解,同时也经历了许多莫名言喻的体验。身边各种各样的人都在唧唧喳喳的讲诉着什么,然后浑如过桥一般带着声响从我身边走过,再也不曾返回。这种时候,我只是默默地缄口不语。如此迎来了“二十年代”的最后一个春秋。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生活在别处

分类:生活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22
05-10
04

尔中有我,我中有尔

   我为学士,尔为夫人,岂不闻王学士有桃叶、桃根,苏学士有朝云、暮云。
   我便多几个吴姬越女无过份。
   尔年纪已过四旬,只管占住玉堂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赵孟頫
   尔侬我侬,忒煞情多。
   情多处,热如火。
   把一块泥,捻一个尔,塑一个我。
   将咱两个,一齐打破,用水调和,再捻一个尔,塑一个我。
   我泥中有尔,尔泥中有我。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纸_笔_墨

分类:生活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