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22-01
24

平庸之辈

    新年伊始,却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。男人到了四十出头的年纪,身上扛的都是责任,是儿子,是父亲,还是丈夫,努力半生,活得却不是自己。不管自己多么努力,在忙碌中换来的却是隔阂和不理解。

 

     愿望一个没有实现,已过十二个年头、或是十六个年头。到底活成了自己不喜欢的样子,臃肿、发秃的胖子,爱钱、懒惰,觉得钱可以解决世界上大部分的事,至于那点理想,不敢想。从一个务虚主义者,变成了一个务实的权衡利益者。

 

    摆不掉的枷锁,无休无止,看似是奋斗,实则虚度。时间过得真快,三十到四十岁,转瞬之间。可是人说,为什么时光飞逝呢,恰是因为碌碌无为。

 

分类:生活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5